植 髮 的 歷 史 發 展

Dr Orentreich (上圖) 無私地公開示範他的技術,影響遍及全世界,被譽為植髮之父。 但其實早在 1939 年日本奧田正治醫生已進行 200 多宗毛囊移植手術,惜因第二次世界大戰,研究結果未能向外發表 。

植髮 Hair Transplantation 是以外科手術的型式,來改善脫髮問題。對於沒有受脫髮困擾的讀者,一聽到「手術」這個名詞,可能會產生恐懼感,覺得好像沒有必要小題大做,這是忽略了脫髮人士所要面對的種種問題。香港衛生署網頁,曾將脫髮列為「男人最痛」之一,而香港大學的三個民意調查,都顯示出脫髮對男士的自信、求職、社交、求偶等,都有負面影響。

醫學之父頭頂的白鴿屎

過去數千年的歷史,記載了人們不斷搞盡腦汁,千方百計,甚至不惜代價地,去尋求那改善脫髮的方法。例如公元前400 BC 的希臘醫學之父米波克拉底 Hippocrates,為了要在那患有嚴重禿頭的頂部重新長出頭髮,不惜將白鴿尿混合鴉片、辣根、紅菜頭及其他香料,塗抹在頭上。至於那偉大的羅馬統帥及政治家凱撒大帝 (Gaius Julius Caesar,前 100 年至 44 年),歷史學家一致同意他也有嚴重的禿頭,他將後枕留長的頭髮向前梳來覆蓋,這髮型現今也有人樂意模枋,稱為 Caesar Cut。也經常戴上桂冠 Laurel Wreath,作用相當於現在的假髮。

雖然假髮在五千年前己出現,被古埃及人及羅馬人用來掩飾禿頭,但發揚光大的首推十六世紀法國的路易十三,他將假髮變成潮流時尚,影響至今。

欲治雄禿 引刀自宮

第一個提倡以手術治療脫髮的,便是我們的醫學之父米波克拉底,他是第一個發現淨身的太監並沒有脫髮,這雖是可行的方法,但代價太大,有趣的是美國 Duke 大學研究中心於1995 年三月曾發表個一篇文章:「自宮能改善脫髮,但不連議醫生提供此生髮`服務。」

而七十年代在歐美亦曾經興起過兩種方法,第一種是Scalp Reduction 頭皮縮細手術,是將無頭髮的頂部頭皮慢慢切走,再將兩側頭髮向上縫合,意圖縮小禿髮的面積;而一種是 Scalp Flap 頭皮轉移手術,將後枕的頭皮連頭髮整塊移往前額,可惜這兩種方法的創傷大、風險高、復元慢、效果差、更要求在全身麻醉下完成,已被植髮全面取締。

物輕情義重的一絛鵝毛

Dr. Johann Dieffenbach (1792 – 1847) 是德國的一名外科醫生,在不知原因的情況下,他進行史上第一宗自體毛髮移植,在1822 年的博士論文中報導了成功將鵝毛的自體移植而不受排斥。此舉影響深遠,在二十世紀初德國已有將頭髮移植作眼睫毛 Eyelash Transplant 的實例。

日本,植髮的發源地

很多人也想不到,其實植髮在亞洲的發展,比美國早了二十多年。奧田章司,日本的皮膚科醫生,亦是第一位有文獻記載的植髮醫生,他於1939 年在皮膚科性病科雜誌 (日文) 發表多宗植髮病例。他從後枕拔出完整的毛囊,成功為因戰火毀容的市民,修復頭髮、眉毛、鬍鬚、陰毛等。因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西方無醫學交流,他的論文未獲翻譯,令西方國家忽略他的成就,他七十年前用來採髮囊的儀器,與今日所有的衹有直徑大小的分別。

植髮之父 Dr Orentreich

美國紐約的皮膚科醫生,在一位患䧺性禿病人的苦苦哀求下,成功進行了植髮,方法雖與日本奧田章司相似,卻是歷史上第一位用植髮改善雄性禿的醫生!他興高采烈地在1952 年在皮膚科雜誌投稿,試圖與全世界分享的植髮病例,卻被編輯視為無稽之談,拒絕刊登,直至 1959 年才獲另一雜誌發表,即時引起全球醫生登門學習關注,登門拜訪,而 Dr Orentreich 亦無私地公開示範他的技術,影響遍及全世界,被譽為植髮之父,當之無愧。

纖維髮移植 Artificial Hair Transplant

植髮最難克服的問題,是捐髮區可供使用的毛囊,數目有限。1960 年開始以纖維髮代替真髮作移植,曾經風魔一時,但隨時間出現很多異物排斥的個案,引起 極嚴重的頭皮炎和細菌感染。美國 FDA 自 1982 起已禁止使用,但現今日本 Nido 及意大利 Medicap 仍有提供此類服務。

植髮界的嚴重分裂

九十年代植髮界分裂成兩大派系,互相攻擊,水火不容。 一派是堅持要從後枕將毛囊逐一抜出,稱為 FUE 。 另一派則先從後枕移走一片帶毛囊的頭皮,在體外分割以縮短手術時間,再將傷口縫合,稱為 FUT 或 Strip